捭阖顾清上

哇啊啊啊啊,重温东皇战记,银燕的大长腿真迷人,

‵(*∩_∩*)′提前预警,人物有ooc。
⇒[穆拉小公主的深奥问题]
当母后因感染恶疾不幸去世时,那一瞬间想到的不是自己从此再也不能投入母后的怀抱,也不是再也看不到陪伴了自己许久的如阳和煦般的面容。莫名浮现在脑海的,居然是自己以后将会如何死去。是否会像母后般,因病常年卧床,终了被折磨憔悴的死去。或者像那最讨人喜欢的,温柔的穆斓皇姐一样,为了国家的利益,被迫联姻出嫁,默默无闻的,寂寞的死去。不知道,不知道,这个问题对于当时年幼的自己来说,太过于深奥了。

窗前的树叶几次掉落又重新冒绿芽,狂风依旧每个冬季都准时无情的吹刮着厚重的城墙。不知何时,人们开始说我娇纵任性,与其他那些知书达礼,文文静静的公主都不同,飞扬跋扈。可是又对我无可奈何,因为偏偏父王最宠的,还是我。我不爱学女工,不爱学画画,就是喜欢骑马,喜欢学武功。喜欢骑马快速奔驰的感觉,喜欢风穿抚过头发,让人感觉自由,没有什么能束缚住自己。当嫁于大臣的前一天,自己骑着马,在原上奔驰,从早上,到太阳落山后的黑夜。。。。把“夫婿”打的鲜血淋漓的自己跑到父王面前请罪时,我不知道当时自己脸上的表情如何,认为自己没做错的一脸正气,但又觉得好像为父王惹了祸的羞愧,交杂于脸上表现。结果出乎意料,在误打误撞之间,自己居然帮助了父王解决了难题。后来的数次出嫁,均不是为了爱情,但也无悔的。只因在这世间,父王是值得自己去尽所有的力气来回报所有的。当时自己这样想到。

中原的那次远行,是自己人生中美好的记忆之一。与楼兰完全不同的人情景致,品不完的珍馐美味,看不尽雕楼画栋。还有那看不清心底,但是又让人想温柔以待的安伊诺。那天,安伊诺弹的乐器虽然是自己没见过的,可是自己还是十分喜爱,声音就像那经常绕着古楼飞行的鸟的叫声。仔细想想,已经很久没有人愿意陪自己说话了,也好久没有人在意过自己的感受了。下次再去中原,自己一定要再去见见安伊诺

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,自己骑着马从他身边擦肩而过,想着,这人长的好好看。我不是没想过,楼兰国那么多优秀的女孩子,比我漂亮,比我聪明的不在少数。可是他为什么偏偏喜欢自己呢?可是总是想骗骗自己,也许他是真的喜欢自己。自己不再是经常去骑马,我开始缠着他教我写汉字,想每天能看到他,听到他的声音。他明明很忙的,可是还是愿意每天花点时间教我写汉字,陪我聊天。当父王说同意我嫁给他的时候,我高兴坏了,立马跑到他的面前告诉他。我以为他也会很高兴,却忽视了他眼里一闪而过的异样。

我再一次到中原,看到安伊诺时。发现他眼里的雾开始慢慢的散去了,虽然是漂亮哥哥的功劳。没有人是会一个人孤独终老的,我总觉得,安伊诺找到了能陪自己渡完余生的人。真好,一定能幸福的,安伊诺和漂亮哥哥。

我以为自己应该已经忘了那个深奥的问题的,可是当他手中的剑插进胸口时,自己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,真是的,和上次一样不合时宜的想起。应该是难过的,我想,不然在母后去世自己没有哭,三次嫁于不喜欢的人时自己也没有哭,可是这时眼里那止不住的泪一颗颗的不断划破脸颊。有点想问为什么,可是总觉得自己应该是早就发现了终究是这个结果的。好不容易松了口气,以为,终于不用再联姻出嫁了,可以嫁给自己喜欢的人,一起共度一生了。到头原来是梦一场。

海上月是天上月,眼前人是心里人。嗯,虽然没想过会这样死去,可是能在死的最后一刻,看着的是喜欢的人。好像也是不错的。

[楚苏]……默默发篇君疾的同人文……(* ̄︶ ̄*)

酷暑
1、
酷暑,明明才下早朝没多久,宫殿内却以炎热不堪,为使殿内能凉快些,内侍不停扇着扇子。看着因山东大旱而堆积如山奏折,楚明允想,可能今日又无法同苏世誉用午膳了。君者,于繁多国事中为民解忧除困、为民立命还天下太平安稳。这本就是自己为君的初衷、为君的责任。而苏世誉于楚明允来说,是在心上生根发芽的一颗苍天大树,扎根之深,触及心房。而这两者,对于楚明允都是人生的意义所在,皆难割舍,都缺一不可……吧。思绪突然断开“朕记得世誉畏热,吩咐下去,叫内务府记得每日取库藏冰块送过去,不要断了!”。窗外蝉声此起彼伏,云来来去去,隐隐带来花草的清香。殿内摆放四处的冰块,缓和着闷热之感,融化使得其于盘中碰撞发出的声音,而声响明明不大,却把沉思中的苏世誉惊醒。山东大旱导致粮食产量骤减,百姓苦不堪言,而大批灾民的涌入还使得许多城镇暴动骚乱不断。问题不难解决,拨款,减税免赋,加强官府镇压暴民力度便能速起作用,但因楚明允继位之初御驾亲征,大力整顿朝纲清楚朝廷贪污之臣,造成国库空虚,而许多官员畏惧对朝臣的严苛纲纪,慢慢的养成宁愿无所为不犯错,也不愿有所为前路难行。对于这些官员实是引入讥笑,让人不耻。苏世誉想,把山东大旱之事解决完便整治一下这些官员吧。起身,拍了拍前襟,慢步前行,踏出殿槛时,一股热气扑面而来,让人不喜。
2、
朱砂落奏章,解国事军情。一本一本的观,一笔一笔的改。忽然在众多上奏案件灾祸的奏折中出现了“与众不同”的一本,上面未曾书灾祸,也未有别国入侵之言。上面只是写了当地山青鱼肥,溪流潺潺,四时风景不同,夏有繁花锦簇,冬有白雪皑皑,秋有红叶万丈,春有事物复苏。与其他奏折不同的风格,却让人在苦闷的午后顿然心旷神怡。若是同世誉于此处隐居,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。一个念头从脑海一闪而逝,可是心情久久难以平静。“在想什么?这么入神”声音伴着一阵雪松馨香从身后传来,不管是声音还是雪松香味都那么让人着迷上瘾。“没什么,就是山东大旱解决起来让人有点不快。”转身把人拉入怀中,手不自觉的抚摸对方的头发,不管几次,都觉得不够。苏世誉听着对方带着点撒娇的说话语气,便知道他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。“噢,那你打算怎么解决啊,说来听听”“世誉这么想知道?”知道对方的子,有点想捉弄一下他,于是楚明允指了指额头,“世誉亲一下这里我就说与你听”。苏世誉看了看楚明允,嘴角微微一笑,“不说便罢了”。话音还为尽,额头便传来湿意。“难道世誉那么想听,那我就告诉你吧!”明明是自己亲的,还那么义正言辞。其实对于自己来说,世上只有楚明允一人能让自己知道即使对方要偷亲,也不会躲闪。
3、
“国以民为本,民以田为根。农业发展是解决饥荒的最好方法,而大旱却使得粮田颗粒无收。故首先,免除山东三年的赋税劳役,让其能有足够的时间去发展农耕。其次,派内阁大臣李青速速前往赈灾,先能够使得饥民有饭可吃。然后让每州府的衙役加强巡查力度,有效防止流民暴动。”听起来有一定道理,但是苏世誉不信楚明允会不知道这些计划的漏洞百出。于是等着楚明允说出下文。看了看苏世誉,楚明允接着说“我知道因御驾亲征,国库空虚,可是京城空虚的是国库,而不是富豪们的钱袋。为防流民暴动,衙役至关重要。特殊时期我们可以与流民中选取一部分尚健壮的人充入衙役,且鼓励流民开垦。这样即能提高国库农耕收入,也能缓解民众的心情”。看着楚明允道诉计划时带动着微微弯曲却极赋魅力的眼角,逐渐的,苏世誉入迷了。而让自己如此入迷的,是自己已经决定无论未来如何都要一起相伴而行之人,是让自己闭门思索多日到头决定辅助一生之人,是自己愿意百年死后同寝之人,是……自己心上之人,是……喜欢的人,……喜欢喜欢……“喜欢”“你你你说什么”似乎是自己听错了,又或许是自己不敢确定,于是再三反问。楚明允现在慌乱的样子与刚才自信述说决策之人判若两人。拉起楚明允的手,慢慢靠近耳畔,“我刚刚说,我……喜欢你”。窗外的蝉依旧叫个不停,恍惚间已经夕阳西下了,泛着金黄的余晖从窗畔进入大殿,一片祥和之景。仿佛让人难以忍受的酷暑是记忆中的假象。